导读:历史上的封建帝王集所有权利于一身,呼风唤雨,无所不能,为保住自己至高无上的皇位或是贪恋世间繁华,很多帝王都希望练就长生不老之身,继续执掌天下。于是,一些皇帝就寻找长生不老药,炼仙丹,喝甘露。也有的皇帝认为玉能养精,将金玉置于人的九窍,人的精气不会外泄,可以使尸骨不腐,来世再生。于是“金缕玉衣”就成为殓服随葬。那么,“金缕玉衣”真的能让人起死回生吗?

  玉衣(也称玉柙)是汉代皇帝和高级贵族死时穿用的殓服,外观和人体形状相同,体现了穿戴者的身份和等级。皇帝及部分近臣的玉衣以金线缕结,称为“金缕玉衣”,其他贵族则使用银线、铜线编造,称为“银缕玉衣”、“铜缕玉衣”。玉衣的起源,可以追溯到东周时的“缀玉面饰”。所谓“缀玉面饰”,就是将做成眉、眼、鼻、口形状的玉石片,按一定形状排列,辗附在织物上,再覆盖在死者面部。这种缀玉面饰就是汉代玉衣的雏形。
  在汉代,人们十分迷信玉能够保持尸骨不朽,玉塞九窍,可使人气长存。所谓九窍就是指两眼、两鼻孔、两耳孔、嘴、生殖器和肛门。出土的玉衣经常就搭配有用玉做成的眼盖、鼻塞、耳塞、口含、罩生殖器的小盒和肛门塞。在汉代,除皇帝和高级贵族外,任何人使用金缕玉衣都是大逆不道,汉桓帝时,冀州官吏赵忠在埋葬他的父亲时,私自使用仿造的玉衣,被人上告后,以僭越的罪名,将其父的墓掘开,陈尸于棺外,赵忠一家也被监禁起来。
  



  
  “金缕玉衣”盛行于汉代,到三国时曹丕下诏禁用玉衣为止,共流行了400年。那么“金缕玉衣”是不是真像人们传说的那样,可以让人起死回生呢?我们先看看当时轰动国内外考古界的河北满城一号墓中山靖王刘胜的“金缕玉衣”出土时的情况。1968年,一批解放军士兵在河北满城陵山施工,他们突然发现了一个大型古墓,并及时报告给了当地的文管部门。在考古工作者的努力下,一座大型的西汉古墓葬出现在人们面前。根据考古专家推断,这座墓葬的主人是西汉时景帝之子中山靖王刘胜的墓葬,在刘胜墓葬的旁边还有他的妻子窦绾的墓葬。俩人所穿的就是传说中如同铠甲,用金线穿成的“金缕玉衣”。
  人们第一次亲眼目睹了历史典籍中一再提到的金缕玉衣的真面目。刘胜穿的玉衣形体肥大,全长1.72米,由2498片玉片组成,用于编缀的金丝约重1100克,玉衣分头部、上衣、裤子、手套和足共五部分组成,头部的脸盖上刻划出眼、鼻和嘴的形状,腹部和臀部突鼓,裤筒制成腿部的样子颇似人体。窦绾的玉衣比较短小,共用玉片2160片,金丝重700克,没有做出腹部和臀部的形状,可能是出于对女性形体造型的避讳。
  



  
  此后,全国各地又相继出土了中山怀王刘修、南炀侯刘迁、东昌侯刘祖等二十多套金缕玉衣。在这些金缕玉衣中,中山靖王的金缕玉衣是最精美的一件,现收藏于河北省博物馆。在2000多年前的西汉时代,根据当时的生产水平,制作一套“金缕玉衣”是十分不易的。“金缕玉衣”所用的玉料要经过开料、锯片、磨光及钻孔等,每一玉片的大小和形状都必须经过精心的设汁和细致的加工。据测定,玉片上有些锯缝仅0.3毫米,钻孔直径仅1毫米,工艺繁难与精密程度之高令人惊讶。整个玉衣制作过程所花费的人力和物力是相当惊人的,据推算,汉代制作一件玉衣,约需一名玉工费十余年的功夫。
  用这么精美的玉衣作为殓服,用九窍器塞其九窍,可谓费尽心机,但结果适得其反。由于金缕玉衣价格昂贵,频频招来盗贼光顾。据《三国志·魏文帝本纪》记载,“汉氏诸陵无不盗掘,乃至烧取玉匣金缕,骸骨并尽”。有鉴于此,公元222年,魏文帝曹丕下令禁止使用玉衣。从此玉衣便在历史上销声匿迹了,只留下一个千古传说。



     汉代古墓群被盗多次
  “这就是被盗过的王吉汉代古墓群。”昨天上午,记者来到位于即墨东部的西皋虞村西北看到,一个写有王吉墓群和青岛文物保护单位字样的大石碑周围,有10个很大的土堆。一名当地村民告诉记者,去年9月,这里发生了一起盗墓案,听说盗墓者挖出了一件“金缕玉衣”,但不敢确认真假,许多村民在古墓附近种田时还曾捡到过玉片和汉代的五珠币。
  多名村民捡到玉片
  “我们在古墓旁种田时,曾多次捡到过玉片和汉代的五珠币。”昨天上午,住在离古墓不到一公里的村民杨先生提起古墓,就说起了“金缕玉衣”的事。随后,几名村民将捡到的玉片和五珠币拿了出来。记者看到,长约4公分、宽3公分的长方形玉片与众不同,玉的两端分别有二到三个小孔,大小和颜色分别呈白、绿色。


  



     村民们介绍,他们捡到的玉片有梯形的,也有长方形的,还有正方形的,形状各不相同,很可能就是从金缕玉衣上掉下来的。
  盗墓者交代的确盗走文物
  昨天上午,记者通过即墨警方了解到,去年发现古墓群被盗后,警方立即组织民警展开调查,经过大量的走访和调查侦破,警方得知参与盗墓的有当地几名村民,于是警方顺藤摸瓜锁定了住在即墨的一名嫌疑人。前几天,一直跟踪嫌疑人的办案民警将其中盗墓的两名男子堵在家中。
  盗墓者交代,去年有几名外地人找到他们称,只要盗墓成功,就给他们分红。于是经过数天采点后,他们挖开墓穴进行盗墓,挖出的文物中就有许多玉片。目前此案正在进一步调查中。


  



     金缕玉衣
  金缕玉衣是汉代皇帝和贵族的殓服,按死者等级分为金缕、银镂、铜缕。河北满城汉中山靖王刘胜夫妇墓出土的两套金缕玉衣,各由两千多玉片用金丝编缀而成。
  王吉墓群
  汉代王吉墓群地处温泉镇西皋虞村西北1500余米处,三面环山,南朝大海,自北向南顺势低缓,为汉代王吉家族墓地。王吉,字子阳,汉代琅琊皋虞人。官至博士、谏大夫,为一代名宦,被后人誉为即墨九贤之一。王吉公元前49年葬此之后,其子丞相王俊、孙大司空王崇等数十后人均葬于此。
  王吉墓群1982年被青岛市人民政府列为第一批文物保护单位。


  



     汉代古墓群被盗多次
  “这就是被盗过的王吉汉代古墓群。”昨天上午,记者来到位于即墨东部的西皋虞村西北看到,一个写有王吉墓群和青岛文物保护单位字样的大石碑周围,有10个很大的土堆。一名当地村民告诉记者,去年9月,这里发生了一起盗墓案,听说盗墓者挖出了一件“金缕玉衣”,但不敢确认真假,许多村民在古墓附近种田时还曾捡到过玉片和汉代的五珠币。
  多名村民捡到玉片
  “我们在古墓旁种田时,曾多次捡到过玉片和汉代的五珠币。”昨天上午,住在离古墓不到一公里的村民杨先生提起古墓,就说起了“金缕玉衣”的事。随后,几名村民将捡到的玉片和五珠币拿了出来。记者看到,长约4公分、宽3公分的长方形玉片与众不同,玉的两端分别有二到三个小孔,大小和颜色分别呈白、绿色。


  



     村民们介绍,他们捡到的玉片有梯形的,也有长方形的,还有正方形的,形状各不相同,很可能就是从金缕玉衣上掉下来的。
  盗墓者交代的确盗走文物
  昨天上午,记者通过即墨警方了解到,去年发现古墓群被盗后,警方立即组织民警展开调查,经过大量的走访和调查侦破,警方得知参与盗墓的有当地几名村民,于是警方顺藤摸瓜锁定了住在即墨的一名嫌疑人。前几天,一直跟踪嫌疑人的办案民警将其中盗墓的两名男子堵在家中。
  盗墓者交代,去年有几名外地人找到他们称,只要盗墓成功,就给他们分红。于是经过数天采点后,他们挖开墓穴进行盗墓,挖出的文物中就有许多玉片。目前此案正在进一步调查中。


  



     金缕玉衣
  金缕玉衣是汉代皇帝和贵族的殓服,按死者等级分为金缕、银镂、铜缕。河北满城汉中山靖王刘胜夫妇墓出土的两套金缕玉衣,各由两千多玉片用金丝编缀而成。
  王吉墓群
  汉代王吉墓群地处温泉镇西皋虞村西北1500余米处,三面环山,南朝大海,自北向南顺势低缓,为汉代王吉家族墓地。王吉,字子阳,汉代琅琊皋虞人。官至博士、谏大夫,为一代名宦,被后人誉为即墨九贤之一。王吉公元前49年葬此之后,其子丞相王俊、孙大司空王崇等数十后人均葬于此。
  王吉墓群1982年被青岛市人民政府列为第一批文物保护单位。


  



     汉代古墓群被盗多次
  “这就是被盗过的王吉汉代古墓群。”昨天上午,记者来到位于即墨东部的西皋虞村西北看到,一个写有王吉墓群和青岛文物保护单位字样的大石碑周围,有10个很大的土堆。一名当地村民告诉记者,去年9月,这里发生了一起盗墓案,听说盗墓者挖出了一件“金缕玉衣”,但不敢确认真假,许多村民在古墓附近种田时还曾捡到过玉片和汉代的五珠币。
  多名村民捡到玉片
  “我们在古墓旁种田时,曾多次捡到过玉片和汉代的五珠币。”昨天上午,住在离古墓不到一公里的村民杨先生提起古墓,就说起了“金缕玉衣”的事。随后,几名村民将捡到的玉片和五珠币拿了出来。记者看到,长约4公分、宽3公分的长方形玉片与众不同,玉的两端分别有二到三个小孔,大小和颜色分别呈白、绿色。


  



     村民们介绍,他们捡到的玉片有梯形的,也有长方形的,还有正方形的,形状各不相同,很可能就是从金缕玉衣上掉下来的。
  盗墓者交代的确盗走文物
  昨天上午,记者通过即墨警方了解到,去年发现古墓群被盗后,警方立即组织民警展开调查,经过大量的走访和调查侦破,警方得知参与盗墓的有当地几名村民,于是警方顺藤摸瓜锁定了住在即墨的一名嫌疑人。前几天,一直跟踪嫌疑人的办案民警将其中盗墓的两名男子堵在家中。
  盗墓者交代,去年有几名外地人找到他们称,只要盗墓成功,就给他们分红。于是经过数天采点后,他们挖开墓穴进行盗墓,挖出的文物中就有许多玉片。目前此案正在进一步调查中。


  



     金缕玉衣
  金缕玉衣是汉代皇帝和贵族的殓服,按死者等级分为金缕、银镂、铜缕。河北满城汉中山靖王刘胜夫妇墓出土的两套金缕玉衣,各由两千多玉片用金丝编缀而成。
  王吉墓群
  汉代王吉墓群地处温泉镇西皋虞村西北1500余米处,三面环山,南朝大海,自北向南顺势低缓,为汉代王吉家族墓地。王吉,字子阳,汉代琅琊皋虞人。官至博士、谏大夫,为一代名宦,被后人誉为即墨九贤之一。王吉公元前49年葬此之后,其子丞相王俊、孙大司空王崇等数十后人均葬于此。
  王吉墓群1982年被青岛市人民政府列为第一批文物保护单位。


  



     参与一年前汉代王吉古墓群盗墓案中的两人已经被警方抓获。据盗墓者称,在古墓里发现了“金缕玉衣”的玉片。随后记者在被盗的古墓附近的村庄调查得知,当地许多村民曾在古墓被盗后捡到一些玉片和汉代钱币。目前警方正在全力追捕另外几名盗墓者,文物部门也正在对此事进行调查。



   相关阅读:秦始皇陵新发现:大批未成年少女被碎尸陪葬

   秦始皇被明代思想家李贽誉为“千古一帝”,但“残暴”这个词也一直伴随着对他的评价。在刚刚结束的为期五年对帝陵陵寝小型墓园的考古发掘结果再次印证了这一点。
   99座小型墓葬统一指向封土堆
   经过40年的勘探和发掘,目前秦始皇帝陵共发现陪葬坑188座,绝大部分并未进行发掘,兵马俑一二三号坑是发掘较深入的几个,但也还有大量工作没有完成。墓坑数量最为集中的区域就是陵寝内城的小型墓园,被称为“秦始皇陵的辅葬遗存”。
   所有小墓葬的墓道都直直地指向封土堆,99座小墓,考古人员发掘了10座,种种细节不仅显示出死者殉葬的惨状,也印证了史料上关于后宫为始皇陪葬的记载和秦始皇一人独尊等级森严的观念。



  
   秦始皇帝陵博物院考古部副主任张卫星介绍,在墓道填土里发现了不同数量的乱葬人骨,应该和年轻女性有关系,且残缺不全,说明陪葬者是在别的地方被处死,然后简单的被埋在墓葬的填土里,而不是墓室里,从葬行为残酷、血腥。
   帝陵9座城门精确定位地宫位置
   考古发现地下皇城仿照秦国都城咸阳建造,大体呈回字形。有内外两道城墙,很多重要的遗迹分布在两条轴线上,总共9座城门都在南北轴线上。虽然城门并不是在城墙的正中间,但是其连接线交汇的地方直指帝陵封土堆的核心。
   陵寝建筑面积相当于20个足球场
   庞大的陵寝建筑占地面积达到17万平方米,相当于20多个足球场的面积。道路作为遗址的骨架也在此次考古发掘中得到了精确定位,由石头铺就的环形和十字形道路系统。体现了秦始皇的权利和等级观念。
  



      秦始皇陵地地宫为什么不能挖神秘诱人的秦始皇陵地宫,一直令世人关注。不久前,张五常先生为打开秦陵地宫算起了一笔经济账,他说;“如果打开秦始皇陵,每年仅门票收入就可达25亿元人民币。”这是好大的增长点。于是,又引发了一场“尽快发掘秦陵地宫”的大讨论,经检索,力主发掘秦陵地宫的理由有如下种种:
   一曰“资源浪费”论,认为秦陵如果不加发掘,只是黄土一堆,对旅游资源也是一种巨大浪费。
   要打开才有价值,才能对社会做出贡献。如果永远不打开,等于没有价值。

   二曰“激励自豪”论,认为发掘秦陵可以吸引国民的目光,并带动全民参与,凝聚民心,随之激发对中华文化的热情与关注,同时还可以吸引世界优秀的专家和科研机构献计献策,对于向全世界弘扬中华文化,对于培养中国人民对自身文化的热情和民族自豪感大有好处。
   三曰“证实文献”论,认为司马迁的《史记》对秦陵地宫有所记载,如说宫观百官奇器珍怪“徒藏满之”;墓室中上具天文,下具地理,以水银为百川江河大海,用机械使之流动灌输;令工匠制作弩机弓箭,以防盗墓之贼,等等。打开地宫,以证实《史记》记载的可信度和准确性。
   四曰“有效保护”论,认为秦陵如果不及早发掘,地宫里的文物只会逐渐腐烂,因为地宫浸水是很常见的事,同时还有其他不测和不知因素的存在,让其一直深埋地下又何谈保护?惟有发掘,才能有效保护。
   五曰“阶段发掘”论,认为对于打开不打开秦始皇陵,并非完全是技术问题,打开后到底需要怎样的技术,谁能说清呢?惟有阶段性地渐进式发掘秦陵,方可随时发现问题,随时研究所需要的保护技术,做到“有的放矢”。
   六曰“学习外国”论,认为外国有发掘帝陵的经验,值得借鉴,有的还以埃及的金字塔的发掘为成功的典范,既弘扬了文明,又吸引了大量的旅游者,获得了可观的经济效益,文物保护和开发利用并行不悖,相得益彰。



  
   七曰“满足民意”论,认为始皇陵是一座充满了神奇色彩的地下“王国”。那幽深的地宫更是谜团重重,地宫形制及内部结构至今尚不清楚,千百年来引发了多少文人墨客的猜测与遐想。如今民众有十分强烈的动机和愿望,不能不考虑这一民意。
   面对以上种种议论,考古界人士说,秦始皇陵墓是不是打开?什么时候打开?不是由经济学家,或是部分民众的意愿所决定的。考古,毕竟是一个专业性很强的行业,考古发掘工作,也是非常复杂的工程。
   秦陵考古队队长段清波研究员说:“在当前的环境下,没有任何理由可以构成发掘秦始皇陵墓的借口。以发掘帝王陵墓为切入点,以文物带动旅游促进当地经济发展的观点,是一种幻想,是一种杀鸡取卵的做法。此生也许看不到地宫的秘密,但仍愿把一生献给秦始皇陵的考古事业!”
   段清波也称,除了技术不具备外,还必须考虑社会心态问题。目前国内的考古技术还不成熟,谁可保证出土的文物万无一失呢?我们当代人如果不遵循客观规律,只图一时的冲动与快感去发掘始皇陵墓,那么,后人非但不会赞扬我们的聪明睿智,反而可能会痛责我们因急功近利而导致后患无穷的愚蠢之举。
   上文提及力主发掘秦陵的“学习外国”论,其实,外国对于帝陵也是多加保护的。复旦大学文物与博物馆学系陈淳教授说:“如今几乎没有一个国家主动开掘帝陵。” 他指出,考古界对现在打开秦始皇陵均持反对态度,因为发掘后,从技术上来说,不能保证能保护好这些文物。特别是壁画、陶器、纸质、绢质、丝质等文物的保护现在还是难题。
  



      技术上的瓶颈常常会使文物的开掘成为破坏。秦始皇陵兵马俑在刚开始发掘出来时,表面有艳丽陶彩,但现在已经逐渐黯淡,甚至变黑;在长沙的马王堆汉墓发掘中,千年鲜桃却转眼化成一摊水。因此,“尽量不主动发掘”的理念在二十世纪中后期成为考古界的国际共识。
   听到这样一种议论:“赶快把秦陵挖开,还是考古界发出的呼声呢?”还以老山汉墓和埃及金字塔的电视直播热为例说,考古工作者坐了多年冷板凳,突然到了聚光灯下,一时难免冲动:这是“富矿”啊!秦陵为何不开掘?
   其实,这完全是一种误解。正是考古界认识了文物的特性及其珍贵,才始终反对发掘始皇帝陵。
   北京大学考古文博学院赵化成教授说:“保护是第一的,保护好了才能研究。两害相权取其轻,做任何事情都要看利弊。文物中有许多有机物的保护比较困难,虽然有了很多办法,但还没有找到完美无缺的手段。帝陵不发掘,这是考古界的共识。”

   秦陵考古专家张占民说:“如果有人问我的态度如何?我实话实说,迟一天挖,比早一天挖更好。如果把地宫保存了2200多年的珍贵文物毁在现代考古学家手上,那不成了千古罪人!”
   秦俑博物馆副馆长田静研究员说:“现在急于发掘秦始皇陵,那完全是一种短视的行为,既没有迫切性,技术上也不能过关。两千多年来,秦始皇陵地宫中的各种因素,已经达到相对平衡和稳定的状态,在某种意义上说,不发掘将是更佳的保护环境。”
   根据专家的推算,如果使用传统的考古钻探技术,要想全面了解秦始皇陵区地下埋藏情况,至少还需要200年!值得庆幸的是,现代高科技手段在考古学上的应用可以大大加快这一进程。然而对于人们最为关心的焦点话题:何时发掘秦陵地宫?文物主管部门和保护专家却给出了一个异常简洁明确且出乎绝大多数人意料之外的答复:短时间内不可能挖!